即时比分网

文化園地

難忘家鄉那山、那水

發布日期:2019-10-10 文章來源:吉美亞 點擊次數:13
字體顯示:【大】  【中】  【小】

    時光荏苒,不知不覺間,我已由一個“少年不識愁之味”的青年步入到知命之年了。幾經輾轉,在冶金地質單位已工作三十余載了。閑暇之余,常常憶起家鄉,憶起童年。 

    我出生在一座有著1400多年發展歷史的小鎮--梅川,北周大象元年(公元579年)設永寧縣,唐天寶元年(公元742年)改名為廣濟縣(取廣施佛法,普濟眾生之意)。因明蘄王朱仲良植梅千株于河旁,遂得名梅川。梅川處吳頭楚尾,扼大別要塞,地勢險要,自古以來是兵家必爭之地。千余年來,一直是鄂東地區重要的商品集散地和信息文化中心。

    梅川,是一塊孕育著稻花和流水、山地和綠蔭、神圣和榮譽的土地。曾經的微笑、曾經的晨光,寫滿了延綿不絕的故事。上小學的時候,外公常給我講浴佛井的故事,在我心中烙下了深深的記憶。傳說北周大象初年,廣濟縣令生了一個孩子,一家人歡喜若狂,孩子三天三夜啼哭不止。一個和尚告訴縣令用浴佛井里的水給孩子洗個澡就會好的。“洗三朝”那天, 其父司馬申挑來此井水給兒子洗澡,水清亮,有股香味,說來真巧,孩子放進澡盆,水中香氣四溢,孩子頓時止住了哭聲,破涕為笑。為此,司馬申為兒子取名叫道信。人們為紀念道信誕生,把每年三月初三定為廟會日,把那口井取名叫“浴佛井”。 

    “浴佛井”在梅川鎮南街,每天觀光者絡繹不絕。“浴佛井”內圓外方,井口北側立有一塊石碑,上鐫明代萬歷年間所書“浴佛井”三個大字,蒼勁渾厚。1400多年過去了,井水依舊清澈見底,香氣四溢。如今,誰家生了小孩,家人也從浴佛井里打來水給孩子洗澡,確有少生疾病。這浴佛井給梅川人們留下了神奇的傳說,同時也被寄托了美好的追求。

    近幾年,每到清明節,我和家人回家鄉掃墓,順道都會到梅川水庫看一看,綠水倒映,山光水色與雄偉大壩渾然一體,別具特色。庫區空氣清新,庫水清澈見底,水面魚躍鷺飛,微風吹來,波光粼粼。陽光照耀著庫水,好像無數鉆石散落水面,發出耀眼的光芒。那寬大的水面像柔亮的綢,一只只古樸簡陋的小舟似剪,一點點把這綢給裁開。一場風雨過后,才能將那看似睡夢恬靜的庫水逗得發出笑聲。乍然而起的水鳥,或是偶然躍水而跳的魚兒,會將周圍的山和村莊照映在水中的倩影攪得顫顫如醉,凝眸窺視,宛如置身于迷幻般的水晶宮,仿佛人在畫中游。

    家鄉還有座小有名氣的--橫崗山,她美麗多姿,那林立的廟宇高插云霄,在陽光的照耀下,像梅川姑娘善戴的珠冠,銀光閃閃;那富于色彩連綿不斷的山巒,像孔雀開屏,艷麗迷人。近臨橫崗山,那潺潺的流水,氤氳的云霧、蒼翠的峰巒、奇形的怪石、奇花異草映入眼簾,特別是峭壁千丈的石級,仿佛通向山頂的天梯,讓人膽戰心寒。晴天,藍天白云,山青水秀;雨天,云霧彌滿,宛若仙境;雪天,銀裝素裹,格外妖嬈。我喜歡它春意盎然、綠草成茵的勃勃生機,迷戀它盛夏山花爛漫,香氣盈野的自然風光,更向往它秋天成熟迷人的韻味。橫崗山不僅給人一種稀有美麗的感覺,而且更給人一種無限溫柔的感情。當它披著薄薄云紗的時候,它象少女似的含羞;當它被陽光照耀得非常明朗的時候,又像年輕母親飽滿的胸膛。置身于橫崗山,有一種身處蓬萊之感。我總會在這里拍攝很多風光片,發朋友圈,讓我的朋友們分享這美景。

    登到高山之巔,梅川的美景盡收眼底。昔日低矮的民房早已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樓房;城南新區新建的一條條路網,“田”字型劃開新建的樓盤;梅川河宛如一條青紗帶,輕輕攔腰扎在樓盤中間,把梅川一分為二;一株株楊柳、香樟林立在小河兩岸,把梅川點綴蔚為壯觀。潺潺的流水,古樸的小橋,渾然一體,別有一種風味,別成一番景象,“小城市”在這里找到了答案。唯一遺憾的是我記憶中的石板路、木質房屋已找不到蹤影。梅川高中這座有著古老歷史的學府的那座洋樓、大鐘不見了。在舊城改造的同時,原汁原味的古建筑應當保留,因這代表著一種文化和歷史。

    想起當年上小學時,家鄉是“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,窄路十八彎,坑洼難行歸”的景象。那時住的房子是泥巴土房,走的路是泥巴小路,沒有電燈,沒有寫字桌,在一盞煤油燈下,扒在一個矮柜子寫作業,上學還要自己帶凳子去。上學經常是去干農活,比如插秧、割稻子、揀棉花等。老師也是緊缺,一邊干著農活,再兼職教書。有時餓著肚子上學,一年才吃得上一次肉。冬天,手凍得流血,沒有手套帶,沒有火烤。最開心的是搬著板凳去大隊部看一場露天電影。沒有書籍看,一本小人書,直到把書看爛為止,內容可以倒背如流。物質、文化生活及其匱乏。那時人們的愿望就是能填飽肚子,其次是“樓上樓下,電燈電話”。

    思緒回到現實,傍晚的梅川,空靈雋秀。梅川廣場,人流、音響、舞蹈,似人間仙境;沿河路高聳的路燈,如天上的銀河,似灑落在人間的彩練;振興大道車水馬龍,好像是光怪陸離的上海外灘,熱鬧一片。 再看東門“文化中心”、西街“西門公寓”、南面“文化廣場”、北部“商貿步行街”,都是梅川人民的驕傲。沿河路一棵棵虬枝各異的垂柳夾雜著桃樹;振興大道一畦畦五彩繽紛的花卉;廣場一片片碧綠如茵的草地,更是人們節假日休閑娛樂的好景點。

在陽光中,遠處那縱橫交錯的腳手架,那舒展著鋼鐵臂膀的起重機,仿佛在向人們預示梅川更加壯麗的前景。

    一晃三十年過去了,也正是改革開放,讓中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現在農村條件好了,家家戶戶家庭影院、液晶電視應有盡有,絲毫不比城里人差;農業也實現了機械化,而且一年田里只種一季水稻,農民的日子也一天比一天強。我們的下一代再也體會不了那個年代的辛酸,值此建國七十周年到來之際撰寫此文,讓下一代知道今天的好日子來之不易,要好好珍惜。

    回憶是人生最好的財富,無論是酸、是甜、是苦、是辣、是咸,當我們回首都會感到無比親切。

重庆彩票 重庆彩票 重庆彩票 上海时时乐 上海时时乐 专业玩彩 专业玩彩 专业玩彩